無龍頭、搶市場,機器視覺大幕已起

機器視覺的崛起源于工業自動化生產日益增長的技術需求。現代工業自動化生產中涉及各種各樣的檢測、定位及識別工作,是肉眼難以勝任的,因此機器視覺需求越來越大。

同時由于下游消費電子、汽車、半導體、醫藥等行業規模持續擴大,主要國家工業化水平穩步提升,機器視覺在傳統行業的滲透率不斷提升且不斷開辟新的應用領域和場景。

行業無龍頭,市場空間大

GGII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市場規模53.79億元,同比增長27.95%,GGII預計,未來5年中國機器視覺市場將保持20%以上的增速,在2023年達到160億元以上的市場規模,2019-2023年年復合增長率為23.87%,空間巨大。

市場格局這方面我們以第一梯隊玩家,科創板首批過會企業天準科技為例,其2017年營業收入3.19億,2018年5.08億,2016-2018年市占率分別為2.61%、3.99%和4.89%,也就是說科創板機器視覺第一家市場占比不到5%

總結一下就是整個行業前景巨大,且沒有龍頭出現,大家處于快速搶占市場的階段。3D視覺相機梅卡曼德公司2018出貨量100套左右,而這個數字僅僅在2019年一季度就已經達到,這個市場增量也難怪機器視覺成了當下資本追逐的熱門賽道。

針對于此,庫柏特的李淼博士解釋到:“主要是兩個原因,技術突破和市場突破,技術突破主要是國內最近幾年大量的視覺初創企業破土而出,例如梅卡曼德、庫柏特、旭升視覺、靈西機器人、藍芯科技等等,這些企業在上游的核心零部件領域都是有所建樹的,而他們所帶來的直觀改變就是機器視覺的價格大幅度降低。”

技術突破同時也帶來了應用場景的突破,而價格降低讓更多的企業能夠用的起機器視覺,我們以旭升視覺為例,目前進口產品一套在三十萬左右,旭升能做到十五萬左右,性能做到進口的80%到90%,總體來看,國產產品性價比極高。那么為什么近年來的機器視覺的價格會下降的如此迅速,這還要從其產業鏈講起。

機器視覺產業鏈

機器視覺產業鏈以底層開發商為分界點分為上下游,首先從上游來講,又分為圖像獲取:光源、鏡頭、相機、采集卡、機械平臺;圖像處理與分析:工控主機、圖像處理分析軟件、圖形交互界面;判決執行:電傳單元、機械單元,而這些都屬于核心零部件。

而在下游的設備組裝和集成環節考驗的是企業性價比、深度定制以及服務優勢

就如同國內的工業機器人系統集成商格局與邏輯一樣,中國的機器視覺產業也主要集中于技術含量和價值量都較低的集成及設備組裝上。這主要還是因為國內的機器視覺起步較晚技術有差距,在最近的十幾年內才真正開始實現工業領域的應用,行業才剛剛開始,企業規模小,市場空間大。

而國外部分工業視覺制造商具備全產業鏈優勢,其基本壟斷了中高端市場,視覺算法軟件主要有vision pro、halcon、mil、hexsight、evision、avl等;智能相機主要有康耐視、基恩士、microscan、邦納等

總結來說,這是一個技術稱王,毛利率極高的產業。而之前由于國外廠家壟斷了核心技術和服務場景較少的原因,整個行業偏窄,而現在國內廠家開始對核心技術發起沖擊,同時深耕應用場景,行業規模快速擴大,價格急速降低。但短期內行業技術還是難以突破,核心利潤仍然被外資掌握

資料來源:天準科技招股說明書

短期看3C,長期看整體

最后一點聚焦到應用,機器視覺工業應用廣泛,主要具有四個功能,引導和定位、外觀檢測、高精度檢測和識別。而從行業看,短期內電子和半導體制造仍是工業視覺核心的下游應用領域,主要因為半導體和電子設備制造對工業視覺技術存在剛性需求。

工業視覺具有高精度的特點,天然適合高性能、精密的專業設備制造。以半導體制造為例,其前、中段過程都需要工業視覺的精密定位與視覺測量,后段制程中晶圓的電器檢測、切割、AOI封裝、檢測等過程都需要大量運用工業視覺技術。

未來國內企業首要需立足于電子行業。我國早已成為世界上最大的3C產品制造國,產能約占全球70%。但3C整體自動化設備滲透率只有20%左右,導致國內機器視覺滲透也較低,因為機器視覺大都結合自動化設備同時應用。

隨著技術的發展和成本的下降,未來其他工業將接力3C成為行業發展的推動力。

目前之所以在其他行業應用滯后于3C,主要是產品在通用性方面存在不足,且在智能性方面達不到某些場景的要求,比如當復雜堆疊物體的識別和分揀,依然有90%以上通過人工方式完成。

隨著算法算力的不斷提高、深度學習等等技術的發展,其他流程工業諸如汽車等行業的機器視覺將加速滲透,帶動工業制造智能化進程產業發展迅速。而中國,擁有世界最大的工業制造產能,勢必將會成為最大的市場。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臺州機器人及智能工廠展覽會 » 無龍頭、搶市場,機器視覺大幕已起

胜平负什么意思